企业文化

ENTERPRISE CULTURE

企业文苑

首页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自由,在花市。
发布日期:2022-05-16来源:喜歡就點 - 誰最中國

图片

文字 |「誰最中國」
圖片 |「誰最中國」

天暖气清的时候,
会想要去家门口的花市转转。
看那大朵白色的栀子,
嫩黄亮眼的乒乓菊,
青春活泼的向日葵,
粉得如同少女心事的玫瑰,
绽开大叶的琴叶榕,
挂满金黄的橘子树。
花市里好似闹热地开着,
一个鲜花的无忧王国。

图片
 
一个可亲可爱的城市,总是少不了几样东西。一个是菜市,一个是书店,还有一个便是花市。

菜市里是腾腾而起的人间的烟火,书店里是幽幽长居着精神的明火,花市则是生活片刻浪漫的停歇。而这些合一,便成为了人世生活的本身。因为,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。

图片


图片

 
张爱玲在《公寓生活记趣》中曾这样描述过菜市,“看不到田园里的茄子,到菜市场去看看也好。”即便是高居蟾宫般的张爱玲,也是如此向往着人间的烟火。她爱这自然灵动的地气,也爱这人间的温暖热烈。菜市连着天地的灵气和人间的烟火。而花市也是同样,连着自然的草木与人间的浪漫。看不到山山水水里的花草树木,便到花市去看看也好。

图片
 

图片

 
喜爱花草的人若是走进一个花市,好似是爱吃糖果的人掉进了一个绚烂的糖果屋子。关于世界的美好想象都铺天盖地奔袭而来。宛如撒缰野马找到了它的自由草原,瞬时便迷失在这馥郁馨香里。灯笼花、洋牡丹、康乃馨、芍药、风铃草、风信子……挤挤挨挨的,蓬勃如春。花市里,流动着一种自由的气息。

图片

图片


人在书店里,会变得好看起来。人在花市里,也会变得美丽起来。大概是因为,爱花之人,总是内心满溢着对生活热爱的人。我们如何爱自己,便是我们如何爱这个世间的方式。热爱花儿的人,定然也是热爱自身与热爱生活的人。

图片
 
素来与花有关的话语,似乎也都是美丽的。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”人心向善、向暖,一朵花中也能晕开善良的香气。江南的苏州也有一句俗语,“今生卖花,来世漂亮。”想来是在这今生的人世间把美的东西传予他人,所以来生也必然与美好照面。
 
花市好似是冰封湖面里开出的一道口,光透进来,人游出去,在冰封的湖面外透一口气。生活的仪式感,生活的秩序感,还有生活的愉悦感,都在这一个熙熙攘攘的花市里重新被找到。

图片

花市也不只是买花的地方,它是一个让你记得生活还有美好,还有许多可做的事情,还有新的希望升起的地方。
 
一花一世界。在花市,很容易会生出一种关于生活的想象。眼见的是花,心中所想却是,一枝山茶插在怎样的净瓶中,一束百合又将安置在怎样幽静的角落,一株风信子又会长出怎样的动人景象。一捧花便可以衍生出来许多关于生活的美好想象,这大约是逛花市最快乐之处。

图片
图片 | 誰最中國

图片

 
李诞曾讲过一个故事,他说,
梦里我遇到一个卖花的人,
他吆喝着“卖花咯!”却两手空空,
我问他:“你的花呢?”
他笑了笑说:
“人要先感到幸福,才能看到花。”

因为感受到生活的幸福感,所以眼前才有花。多么希望挣扎在苦难里的人们,眼前也能有这样一朵鲜花盛开,也能给他们带来一丝的慰藉。

图片

一向喜欢去花市看花。并不执着于拥有它们,只是看看也会心生许多愉悦。

世间的花,她们各自都写有关于生命的期待。花市里,许是一朵纯白的百合,许是一束油画般浓郁的郁金香,也或许是散开如星子的一堆满天星,各自夺目,都有不同的花息。

图片

回回去花市,都会带来一捧洋甘菊,甘之如饴。只因洋甘菊在缤纷的花堆里,着实清秀得可爱。卖花人也总会告诉你,洋甘菊的花语是在逆境中的坚持,像是生活中的微光,一缕便足以带来希望。

生活总是会有许多不定的波折,坚持前行不是要去忍受苦难本身,而是要在苦难中看到远处开出的花。这世间,大概也没有人能够拒绝一朵花。因为光亮被遮住的时候,我们自己便是光,便是爱,如花一样。

图片
 

图片

 
踏足花市,犹如星河。星星点点铺满一地的,不是花儿,是生活里浪漫的一些微光。卖花人在这微光里,贩卖爱与光亮。那些花农、卖花人起早贪黑的辛苦、鸡零狗碎的疲惫,都隐没在鲜花之后。
 
突然想到王尔德的童话,《夜莺与玫瑰》,为了给心爱的男孩换得一朵告白的玫瑰,夜莺在血中歌唱至死。她将她的真心换作了一枝玫瑰,送到男孩的窗前。在夜莺心里,爱是世间最宝贵,即便牺牲她的性命换得男孩心心念念的玫瑰,她也在所不惜。

若问夜莺是否值得,她定会回答值得。因为玫瑰于她而言,便是爱,便是光。

图片
 
少年时候读陆游,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只觉清丽惆怅,却不懂这种惆怅是为何。后来才懂得,陆游一生失意,在年华老去的时候,帘幕低垂,却闻深巷之中清浅几句卖花声,不禁惆怅满腹。想起那年杏花春雨,如今花正好,人却已老,许多缘起都无终了。
 

图片

图片 | 誰最中國

《东京梦华录》中便有这样一段,“(东京)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,歌叫之声,清奇可听。晴帘静院,晓幕高楼,宿酒未醒,好梦初觉,闻之莫不新愁易感,幽恨悬生。”

壮志难酬的诗人,家国皆已无望,正是厌弃风尘的时候。清早楼下小巷传来的卖花声,悠长又惆怅,大约是会让无望的人也心生起一些新的希望吧。故而言语,“素衣莫起风尘叹,犹及清明可到家”,亦是一种希冀。

花儿很好,只是蹉跎在了流光里。自由来去看花的日子也已经远去许久。在风云之中度日,我们安稳都已不再,遑论自由,也已久不见花。人要感到幸福,才能看到花儿。惟愿疫情不再,安康重来,人人都能在太平之时,做一个花儿满开的梦,也能重新看到幸福。

图片

 
文字  |  清 子
图片  |  清 子